無人機還是下一場技術革命

2018年6月份《時代周刊》曾用一期封面報道和在空中組成的巨型“封面”表達了對“無人機時代”的期待。這一觀點在民用無人機技術領先的中國,并沒有得到強烈的響應。除了在民用無人機領域占有絕對優勢的大疆,無人機産業的高技術門檻和長投資周期令擅長模式創新的中國創業者望而卻步。

大疆12年做了什麽

在無人機行業聲名鵲起的大疆,如何在消費級市場之外創造更多價值?

8月30日,大疆創新在上海金山舉行的大疆行業創新大會(AirWorks China,以下簡稱AW)回答了這個問題。

2016年起,AW已經在美國成功舉辦過兩屆,本次大會是AW第三屆、也是第一次在中國舉辦。大會以“技術開放、生态共赢”爲主題,來自全球各地500多名無人機行業集成商、開發者與政企代表共同探讨了無人機行業應用的最新成果。

成立于2006年的大疆創新,目前是無人機系統、手持影像系統與機器人教育領域的領先品牌,其以獨有的無人機制造技術爲大衆所熟知,精靈、禦系列無人機都是消費級市場的現象級産品。

在消費級無人機技術趨于成熟之際,大疆将眼光投向了“行業+無人機”生态。

2014年,大疆在行業應用領域推出了無人機平台解決方案Mobile SDK與Onboard SDK,這是基于大疆無人機打造的應用開發平台,向全球的開發者開放;2018年,大疆在此基礎上發布了Payload SDK,以支持更多元的開發應用、吸引更多行業的開發者加入。

設計、制造無人機或許隻是大疆戰略的第一步,在無人機之外,這家以創新爲主題的獨角獸懷抱着推動新型行業發展的野望。

什麽是無人機行業應用

無人機行業應用,是指面向工業、公共服務與商用領域的無人機業務、其普遍具有定制化能力、需要軟硬件與服務生态的支持。

大疆發言人在AW大會上表示,并不是消費級産品遇到瓶頸才開始發展行業應用,消費級無人機的市場走勢依然良好,發展行業應用最重要原因是技術已經成熟,讓無人機能普惠更多行業,成爲生産力和公共服務的工具。

在這樣過程中,大疆的無人機既是搭載應用的平台,也成爲“會飛的工具”。

在國内,大疆最廣爲人知的無人機應用是農業無人機。

大疆于2015年進入農業無人機市場,目前最新的MG-1P植保無人機,配備了全向雷達、FPV 攝像頭、雙探照燈,噴灑系統可在 0.5秒内完成噴灑啓停,還可支持一控多機操作,單機每小時作業面積可達90 畝。大疆表示,一台MG-1P 熟練使用後每天作業可達 600-700 畝。

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國内新增農業植保無人機11000台,其中大疆銷售超過7500台,市場份額近70%。在此之前,中國飛防植保市場發展十年依然是小衆應用。而截至2018年7月份,大疆全國植保無人機的保有量已超過16000台。

近年來,電網行業也成爲了無人機行業應用的弄潮兒。南方電網是國内最早開展機巡作業的電力企業之一,其旗下的廣東電網公司,率先實現輸變配機巡全覆蓋,年作業量超18萬公裏,相當于繞地球4圈半,其中無人機巡視占85%,綜合效率提升了2.6倍。而他們使用的無人機中,也有衆多大疆的産品。

無人機的大量應用,使數據分析進一步成爲電網的“重要生産力”,在提升設備運維水平、挖掘供電潛力,勘災救災等方面表現搶眼。

無人機平台是操作系統

在無人機行業應用生态中,無人機技術正從單一的“企業-客戶”模式向“主機廠商-開發者-集成商-專業服務商-客戶”的多元模式發展。大疆在其中的角色是上遊“主機廠商”,AW大會的舉行,則是爲了挖掘更多下遊的企業、并幫助他們成長。

本次AW上,來自中國的小紅點團隊帶來了面對森林防火、建築等領域應用方案:通過定制化的M200系列無人機,能實現更高效率,更少人工的巡檢。

大疆高級總監謝阗地在接受界面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大疆經過12年的發展,把無人機作爲空中的運算平台,爲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産業搭建了通往三維空間的橋梁,“但橋梁那一端的工作,不可能靠一家企業做完。”

謝阗地将上遊主機廠商的角色比喻爲手機的安卓和iOS系統,在無人機行業應用生态中,如果隻有主機廠商沒有下遊的開發商、集成商和專業服務商,就如同空有系統沒有應用APP。

“對這個剛剛萌芽的行業來說,重要的是下遊公司能否壯大、甚至産生獨角獸。”爲此,大疆從2014年起就着手研發并改進SDK,目前通過SDK成功實現案例落地的公司有200多家。

AW大會上,Payload SDK、Mobile SDK、Onboard SDK的生态應用也得到了詳細介紹:
•    Payload将傳感器、機械組件等專用負載與行業領先的飛行平台結合,打造專用空中工具包;
•    Mobile 爲飛行平台量身定做移動APP,發揮出飛行器的最大潛力;
•    Onboard 作爲低延遲、高頻率的傳感器遙測,通過飛行器控制和視頻流,能擴展飛行平台的軟硬件功能。

企業困境還是行業挑戰?

技術的開源、軟硬一體化是大疆SDK最大的特點。對效率和信息安全具有高要求的公共服務業而言,SDK的開放平台不失爲最優的選擇之一。因爲這樣的信息獲取渠道,是可控可監管的。

然而,在現階段的生态構建中,人才短缺是大疆和它所構建的生态系所面臨的最大困境,這甚至是目前中國無人機行業應用發展所面臨的挑戰。

爲了更好地與下遊企業協作和發展生态,大疆建立了慧飛無人機應用技術培訓中心,爲個人和企業提供應用科目學習、操作訓練、考試認證、招聘就業等服務,目前全球分校約爲150所,專業學員超過25000人。

但這個數字對大規模的行業應用來說遠遠不夠。事實是,目前全球範圍内,包括集成商、服務商與系列合作夥伴衍生出的無人機行業開發者不超過10萬人,與互聯網的程序員比起來隻是九牛一毛。

“目前無人機生态,最缺的就是開發者。” 謝阗地坦言,“如果無人機行業的開發者像IT業的程序員那麽普遍與容易培養,行業體量很快就會迎來爆發式的增長。”

中國技術能再超車?

2018年,大疆與美國著名的警用安防設備公司AXON達成合作,是目前公共安全+無人機行業應用的最典型實例:大疆開放飛行平台的負載接口,AXON将已有的安防設備接入經緯M200系列,實現軟件硬件一體化控制,成功通過無人機采集執法信息,彙總到執法機構認證的視頻數據庫。

在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墨西哥恩森那達,當地警察部門通過配備無人機巡邏,半年内犯罪率下降10%。

然而這類基于公共安全領域的大規模應用,目前在國内仍處于技術與政策的“萌芽”期。

與軟件開發有成熟的開發語言、培訓體系等不同,無人機行業的應用仍需要開發者自我摸索,甚至從頭開始學習新的知識。大疆在無人機應用的潛在合作夥伴中有近千家初創公司,但目前能夠拿出落地化應用案例的隻有1/5。

在衆多面向公共服務的行業應用,無人機這種生産工具的大規模應用,不但受限于相關部門的人才與技術儲備,還與政策規劃密切相關。

與消費級無人機相比,行業應用中的無人機對軟硬件開發、數據處理、人員培訓等方面的要求更爲精細。“設立無人機部門,今年寫入規劃,要真正應用并能産生效益或許就是兩年後的事情。”某關注無人機行業應用的企業負責人表示。

在接受界面采訪時,大疆高級總監謝阗地表示,大疆在美國舉辦了兩屆AirWorks大會後,今年首次在國内落地爲“行業創新大會”,其實也意味着美國在無人機技術的行業落地上,早推進了兩年左右。但再過兩年,中國的開發者崛起後,市場格局還不可知。

2018年1月,國務院、中央軍委空中交通管制委員會辦公室組織起草了《無人駕駛航空器飛行管理暫行條例(征求意見稿)》、2018年6月1日,國家民航局主導的《民用無人駕駛航空器經營性飛行活動管理辦法(暫行)》正式實施,規範了無人機從事經營性通用航空飛行活動的準入和監管要求,同時也爲無人機的行業應用發展開放了高速路。

在中國,建立無人機部門,将天空端信息的管理與獲取變得更加可控,是國内具有安防、巡檢屬性的公共部門正在規模化推進的項目。

在AW大會現場,中國另外一家電網巨頭,國家電網旗下的上海市電力公司相關負責人也對無人機巡檢進行了介紹。在高壓電網、電纜等空中點位,人工很難檢測到細小的瑕疵以防患電纜的潛在風險,此時無人機的高空作業顯得尤爲必要。

謝阗地在演講中提到,“三十年前,個人電腦是最有前景的行業應用;二十年前,互聯網是個人娛樂還是行業應用,還有很多争議;十年前,沒有人想到手機會成爲最普遍的工作設備。”十年後的無人機行業應用,正是大疆看好的新型産業。

而到那時候,再回頭看中國無人機的行業發展,或許又是另一番感觸。

上一篇:無人機行業熱點頻發,創新驅動會是無人機行業的下一個風口麽? 下一篇:“無人機交通管理信息服務系統”在全球無人機大會展出

      ,